随笔2

[复制链接]
查看: 3848|回复: 0

7

主题

147

帖子

46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69
发表于 2018-12-2 17: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概在公司宣布解散的10天前,我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施哥是老板的专职司机,有时开劳斯莱斯幻影,有时开宾利,工作性质原因,掌握着公司上上下下各个分公司绝密信息。南京本地人,40来岁,个子不高,却练就了一身健硕发达的肌肉,由于公司距离家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所以平时也住在宿舍,周末没事的情况下才开车回去。第一次与施哥见面是过完年上班后,海涛组织的一酒桌上。施哥端着满满一杯白酒一桌人轮番碰杯,一下打破了我对南京这座城市喝酒的认识。初到南京的我并不想表现的太多突出,静静地观察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大概一个小时后,再注意到施哥的时候,他已经满脸通红,说着一口操蛋的南京普通话搂着身边公司做文职的小姑娘在那猥琐地开始窃窃私语了。


    海涛调至三亚分公司后,我也就搬进了公司宿舍,住在三楼,施哥在二楼。每天清晨醒来,拉开窗帘,透过玻璃,施哥都会出现在我视线中,要么是在给幻影清洗,要么就是在盖防晒布。直到有一天清晨,我跟往常一样醒来,拉开窗帘,没看见施哥,从此再也没有见过幻影的踪迹。一种既有的生活规律被打乱,每个人都会感觉到不适。施哥也不例外。从那之后,每天上班走进办公室都能看到施哥坐在那里抽着烟,打个招呼便离开了。晚饭后,一楼的健身房里也很难见到他如往日赤裸着上身站在沙袋前嘭嘭嘭地踢着沙袋前后摇摆的身影。我私下问他“哎!强哥的幻影这段时间怎么不见了?”"借出去了吧?我只管把车开好,车去哪了不是我该操心的事儿施哥淡淡的回答。


    海涛打来电话时,是个周末,我正跟小舒、天宇在家喝着啤酒,分析着目前公司出现的种种异常状况,接下来事态又会如何发展。“在哪?说话方便么?我感到了不一样的味道,在家,跟小舒,天宇喝酒呢!没事儿,你说!我走到了阳台,国盈基金出事了,公司总裁跟财务总监上周就被经侦控制了,老板前几天从三亚离开回南京了,也进去了......”或许是早有预感,我表现的倒很平静。回到屋内,小舒和天宇用期待的眼神望着我,是不是公司出事儿了?我点了点头,随后的酒喝的也开始特别慢,我们都在揣测着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局面,每个人也在思考着如何在这场风波中确保独善其身。

    周一到公司,上下一切平静。推开办公室大门,金爷跟老殷依然和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打印着采购订单,然后开车去了市场,开始一天的采购工作。临下班前回来,下班后,也不忘兴致勃勃地地约我一起玩个把小时吃鸡游戏才离开。小舒显然早已经把内幕消息告诉了钱总,钱总是供应链公司的总监,因为业务上的交集较多,我们同在一个办公室,几次办公室进出中的眼神交流,会心一笑,彼此已了然于胸,我们能做的,就是等待。

周三下午15点,白总办公室,我、天宇、钱总、老殷四目相对,气氛有些沉重。白总是公司总裁的亲叔叔,5月份海涛调离三亚分公司后,白总领着未成年的儿子空降,掌管了福农超市与福农供应链公司。海涛离开时,大家都感觉到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人事变动。几个月的磨合与接触后,白总也确实没有让人失望,一个平庸的中年男人,工作中处处表现出的狭隘、小农思想,折磨着我,折磨着钱总,我们每一个人。

“刚接到集团领导通知,公司资金链出了问题,之前申请的资金全部批不下来了,可能随时会陷入停滞,叫大家过来就是商量下,我们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大家说说吧!”

没有人表现出诧异,显然都已经心知肚明,这反而让白总感觉到了意外。

“你们或许之前也都听说了点风声,我们还有十几家门店,仓库还有存货,店员如何安置?这都是我们接下来面临的严峻问题。”

沉默依然在继续,此时手机钉钉忽然先后响起,我们几乎同时拿起了手机,公司集团群里人事部总监发出消息“因近期公司内部原因导致公司目前已无法正常运营,即日起集团各公司宣布解散。”尽管早有准备,确没有想到事态会是这样发展,10余家门店仍在正常营业中,所有店员都在群里,不敢想象店员看到这一信息后会做出什么疯狂举动!放下了手机,显然我们都有些不知所措,没有人能想到一个集团高层会在危难之际做出如此轻率不负责任的决策。

“卧槽!人事部这帮傻×!门店员工看到了肯定造反了,那么多货,营业款”天宇气急败坏地说道。

“我们必须马上去店里,防止店员做出过激行为。”白总说。

我后来意识到,这是他这几个月工作中以来发出的最正确的指令。顾不得多想,迅速起身,回办公室拿上了车钥匙,整栋楼内,各个公司已经乱作一团,骂声、抱怨声不绝于耳,开上车,我们迅速向门店飞驰而去。


最近的门店距离公司大概10公里,临近下班时间,南京的街道显得拥堵不堪。车上,白总跟全有店员通了电话,简单做了安慰工作,希望能够在到达门店之前能够控制住局势,店员电话中表现的除了意外,倒也没有异常过激言语,白总稍稍松了口气。显然,他高估了自己的掌控能力。

大概45分钟之后,到达了明月店,店内人头攒动,众多老头、老太太在店里快速地挪动着脚步选购着商品,店员忙碌着,丝毫没有理会我们的到来,收银系统基本已经成了摆设,显然!店员早已经在打折处理商品了,门外仍然有不断进来的顾客,半个小时后,清完了店里所有顾客,店内一片狼藉,白总与店员交涉着先前发生的状况,希望店员能够上缴营业款及门店钥匙,店员拒绝交付,我们每个人都在不停地做着思想工作,最终,在同意门店人员以3折的价格在门店自选商品,上缴营业款及钥匙后离开。

锁上了门,迅速奔向下一家门店。

前往中海国际的路上,基于明月店的状况,我已经预见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

中海店的店员是一个大胖娘们儿,平时到门店检查就发现各种私下打折等违规操作,母亲又是公司营销部职员,我通过监控及收银系统早已经发现了端倪,且掌握了其母共同参与的证据。白总对其母却表现地极为器重,深得信任,尽管我多次暗示仍无济于事。

到达门店后,我停下了车走进店内时,似乎他们之间已经发生了一轮争执,胖娘们儿的老公也亲自坐镇,一开始的争论在金爷赶来后,险些演变成一场冲突,我极力劝开了金爷,防止事态进一步变的紧张,看着白总一脸懵逼,我尽然有些暗自窃喜

“把我工资给我,来拿营业款和钥匙,谁他妈来说也没用!”胖娘们儿有些声嘶力竭了。

没多久,他母亲出现在了门口,一脸无辜状,没有任何表态,我望着她,望了望身边的白总,白总似乎还没有从之前对自己毕恭毕敬地员工怎么会一瞬间就跟自己指爹操娘的变化中回过神儿来。那一瞬间,我开始有些可怜他。

“我们先走吧!拖着也没有用!不解决问题”。我说

白总深深地出了口气,向车边走去。
到达万科店时,已经临近晚上9点,门店也已关门。店员联系不上,万科店又发生过什么?没有人再去追问,大家都已经了然于胸,其他门店也已经没有再去的必要,准备开车返回时,才发现从下午4点一直奔波到了晚上近10点,大家都还饿着肚子,回公司的路上,车上异常沉默,我开着车,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明天又会发生什么?

温馨提示:
1、本网站提供的文字图片及视频等信息都由网友产生,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2、本网站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本网站将本网站将根据其要求或为了公共安全的目的提供个人资料;这种情况下的任何披露,本网站均得免责 。
4、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5、本网站申明的修改及更新权均属于“宁夏网虫”,客服qq:1284739855。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走到哪里都是流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